官方微博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
  • 本月热门标签: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时事政治 >

江城长寿的“懒腰”(行天下)

2019-01-14 01:00 - 织梦58 - 查看:
迤逦远来的长江水抵达这里,突然就变得有些懒洋洋的柔软,江面开始宽阔,鸥鸟斜飞,风有了恋爱的温度。站在江

  迤逦远来的长江水抵达这里,突然就变得有些懒洋洋的柔软,江面开始宽阔,鸥鸟斜飞,风有了恋爱的温度。站在江边的老码头眺望,长寿慵懒而立体地挂进你的眼帘:桥、街市、陡坡、山脊、建筑、人影……所有的一切都有着静态的缓慢。

  驶往人间的粉色系缆车

  很多年前,少年李寿民从长寿出发,仗剑南走,他要在未来的日子里以笔为梦,叩问江湖风雨。后来,《蜀山剑侠传》墨香远逸,少年李寿民变身为文学史上的还珠楼主。1961年,还珠先生在凄冷的早春溘然长逝,病榻上,他应该很多次想起过家乡,想起过小城长寿迷离悠远的山脊、江风吹拂的吊脚楼以及少年时代快乐和温暖的时光。

  是的,快乐和温暖很重要。早些时候,长寿的名字其实就叫做乐温。只是,这座7000年前就有人居住的小城,几乎已经看不见还珠先生记忆里吊脚楼的踪影,取而代之的,是临江的花园或广场边环江而建的错落民居。

  沿着江边的街市往上,还珠先生记忆里迷离悠长的山脊还在,依然树木葳蕤、杂花斑斓,但已经不需要拾阶攀爬。小城长寿建在山脊,连接江边到山梁的,是一条陡峭的斜坡。1964年,这条斜坡上,开始行驶国内轨道最长、坡度最陡的缆车。桥梁专家茅以升主持了设计,轨道充满美感和想象力,长282米,中部交叉,垂直高度达110米。微风时,从江边往上看:蓝天下,那巨大的轨道仿佛优雅的腰身立体地斜倚在你面前,周边草木葱茏,缆车晃晃悠悠。每当夕阳西下,小城一片灿烂,站在江边的你,会感觉那下坡的缆车,仿佛正在一点点从天上驶往人间。

  和多年前的绿皮轿厢不同,现在的长寿缆车,轿厢色彩选择的是粉色系,很萌很可爱。其实在我的字典里,缆车一直被认作是“懒车”,我觉得只有这个懒洋洋的词语,才符合它憨态可鞠的身份。不急不缓地坐进轿厢,远处的两岸江景映入眼帘,人的心情会因为缆车的速度慢下来,即使是时光,此刻也开始变得有了节奏感。被钢索拖着来去的缆车依旧晃晃悠悠,它要让你的生活打一会儿瞌睡,或者让你的梦想伸一下懒腰。

  三倒拐的明清时光

  和长寿著名的缆车相向而行的,是一条年代久远的茶马古道:三倒拐。

  “拐”这个字,在当地语言里有弯道的意思。所谓倒拐,指的就是转弯。在长江重庆段沿线,星星般散落着很多因水而兴的小城,小城的街镇大多曲折、幽深,蜿蜒的路面必须随山势起伏,所以弯道密布,每转过一个弯,就会有意外的小惊喜在不远处等你。

  在三峡库区,三倒拐是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明清街市建筑群。大青条石铺就的街道宽阔古朴,曲曲弯弯的街面时而陡峭、时而平缓,两边的房屋和店铺清冷幽静,有着迷人的旧时光气息,一些肥硕的猫总是不问世事地卧在街边打瞌睡……

  其实,这里的街面大多是曲径通幽的:前门营生,后门生活。穿过光线暗淡的店铺过道,常常会出现一个精致古老的小四合院,院里陈设温馨,市井滋味浓郁,围着竹篱种有一垄垄蔬菜,叶子翠绿,开着黄色花朵,偶尔有蜂蝶飞过,给这条曾经的商业街穿插着田园人家的气息。

  因为紧邻长寿河街老码头,很多年前,三倒拐因水运而兴。打尖的客商和他们的丝绸、布匹、盐、茶叶都热爱这里。那时候,三倒拐商铺林立,客栈、酒馆、茶肆、作坊、典当行、戏院,依山就势蜿蜒排开,迎送南来北往的客人。黄昏时,客人就着月亮形的糍粑、黄豆煮的肥肠,喝下半壶浊酒,醉眼朦胧中,他看见船泊码头,江上薄雾初起,前路尚远。

  如今,铅华洗净的三倒拐留下的最多的是沧桑和旧时光之美。我最近一次去,是在一个有雨的下午,青石路面湿漉漉的,飘着落叶的街道依旧清幽。拐过一个坡度很急的大弯,两位撑着淡绿色雨伞的女孩迎面过来,她们拾阶而下,穿着碎花的旗袍,裙摆被风拉出好看的小漩涡……恍然间,我的耳边响起了爵士,仿佛《花样年华》里的张曼玉正在擦肩而过,那一瞬间我真的有些恍惚。

  长寿湖的白鱼和柚香

  黄昏时,罗广斌、杨益言正在长寿湖农场修改长篇小说《红岩》,窗外,水波荡漾着芦苇,上世纪50年代的明月正在升起。那时候,狮子滩水电站拦河大坝已经完工,形成了西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淡水湖:长寿湖。两位作家在湖水边漫步,灵感像鱼群一样游过。1961年,小说《红岩》出版,印刷上千万册,轰动一时。关于长寿湖兴建的故事,关于那些风钻、打桩机轰鸣的激情时光,从此成为罗广斌、杨益言最亲切的记忆。

最新标签

赞助链接

精彩推荐

热点关注

赞助链接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