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博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
  • 本月热门标签: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滚动新闻 >

当卡梅隆和刘慈欣谈论《三体》时他们在谈论什么

2019-02-21 15:40 - 织梦58 - 查看:
刘慈欣、卡梅隆、《流浪地球》导演郭帆(图片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韩阳摄)-1-“科幻作家比科学家‘更快’找

“科幻作家比科学家‘更快’找到答案”

主持人:

你们各自最感兴趣的科幻领域是什么,为什么?

刘慈欣:

刚才我和卡梅隆导演在后面谈到了阿瑟·克拉克(英国著名科幻小说家),他的作品使我走上了科幻创作的道路,所以我感兴趣的是描写很遥远的世界,很广阔、未知的用想象力才能到达的世界。

这和我的工程师背景没有关联,我喜欢的是更超脱、更有哲学色彩的东西,和工程师不一样。

詹姆斯·卡梅隆:

我最初读大学的时候,学的是物理,也学了天体学。我个人感兴趣的东西也正好是这些未知的东西,尤其是我想要了解最新的科学发现是什么。

科学家和科幻作家的助推力其实是一样的,就是好奇心。不同之处是科学家投入一辈子的时间找到答案,但是科幻小说家是编造一个东西出来,所以我们更快。我们不在乎这个答案是否正确,只需要找到一个答案就可以,所以我们是不负责任的。

我看了您的《三体》,您有1800多页的内容,都是在说超光速的移动,但是要在科学上实现这一点,会需要我们无穷尽的时间和非常多的精力。但是它真的不是魔术,你是真的遵循科学规律去编写这样的故事,是触手可及的,它能够看到背后科学家的努力,是时间和精力和探索的结果。

-2-

“我觉得应该要拍《三体》”

图片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记者

韩阳

刘慈欣:

今年中国春节,有两部成本很高的中国科幻电影上映,而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这可能也是中国科幻电影良好的开端。我想问卡梅隆导演,假如中国的科幻电影发展下去,您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中国科幻电影?

詹姆斯·卡梅隆:

我觉得应该要拍《三体》。

目前《三体》在豆瓣上已有20余万人给出8.8分的评价(图片来源:豆瓣截图)

刘慈欣:

《三体》以我们目前的经验和能力,确实有一定的困难。您能不能设想,您想象中很希望看到的、很感兴趣的中国科幻电影是什么样子?不是具体的哪个作品。

詹姆斯·卡梅隆:

我觉得科幻电影有很多不同的类型,从荒芜人烟的逃亡到非常黑暗的世界都有。我们回到您的书,当中有一百多个故事,都在说社会如何进化、技术怎么样突破、自然怎么样变化、整个宇宙怎么样运转。

当自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想看到乐观的东西。我个人是乐观主义者,所以我喜欢乐观的故事。不见得是一个最终圆满的结局,但我想要在电影里面看到乐观的人或事。

我想看到您的故事,让不同的导演去探索这些故事。他们想要做什么,对什么感兴趣,想要什么样的梦境,想把什么搬上大银幕都无所谓,因为我们要给他们机会。所以在座的各位如果对这些议题感兴趣也可以试着拍一拍。

-3-

“有一个恶魔式的念头缠着我”

詹姆斯·卡梅隆:

您接下来想要做什么?

刘慈欣:

我接下来是写故事。我是一个作家,会用全部的力量去写新的科幻小说。近来想写一些和以前题材不太一样的科幻作品。我写的时候会尽最大努力不去想它会不会变成电影。因为现在写作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恶魔式的念头缠着我,很难摆脱,但是我还是试着摆脱,因为会给我的创作带来限制。

詹姆斯·卡梅隆:

我完全同意。如果要探索人性或是人类未来文明,不要从商业化的出发点出发,要更纯粹一点。

我自己不是小说作者,我本来是编剧,所以我们的工作在这方面确实有一些不同。但是我觉得很有意思,以前科幻电影重要的任务之一是要把(上世纪)三四十年代的一些已经很成熟的科幻理念,用电影的方式把它们普及到大众。

我觉得科幻文学和科幻电影之间存在一个滞后。文学一直是在前沿,但是电影的观众比较挑剔,他们不一定喜欢这些黑暗、反乌托邦的故事。比如(上世纪)七十年代,当时的科幻作品都太黑暗了,都是讲核武器、流行病,都是非常悲观的故事。所以大的电影公司不推出这样的作品,科幻题材逐渐成为非主流。

可是在七十年代末出现的《星球大战》改变了一切,科幻又流行起来了。《星球大战》之后,现在有漫威、DC这些超级英雄的科幻世界,又有像《降临》这样严谨、认真的科幻作品。

《星球大战外传:侠盗一号》剧照(图片来源:东方IC)

-4-

“一切才刚刚开始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”

主持人:

您觉得中国市场应该从软科幻出发,让更多的人可以接受吗?

詹姆斯·卡梅隆:

(软科幻)可以教育大众科幻的基本理念,我们往后就可以多开发一些像《三体》那样的硬科幻。当然中国的市场您最有发言权,您怎么看?

刘慈欣:

最新标签

赞助链接

精彩推荐

热点关注

赞助链接

友情链接